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冬胆小鬼

冬冬是个胆小鬼,怕风怕雨怕打雷。

 
 
 

日志

 
 

2017,温润生长,做自己的摆渡人  

2017-01-01 21:17:16|  分类: 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摆渡人》上映的第二天,我就去看了,一个人去的。

圣诞节前一天,送来西安考试的学妹坐上离开的地铁,在永远找不着北的钟楼地下通道里打了好几个转,我终于有些狼狈和气喘地寻到正确的出口,上得地面。

眼前的钟楼、世纪金花、星巴克旁边都是人潮汹涌,沾染着些许圣诞的气氛,稍一迈步就会不小心进到别人的镜头里,成为活动的背景墙。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避开,尽量降低存在感,以免煞了风景。

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我决定去看一场电影,是期待了很久的《摆渡人》,从它开始官宣开始,就注定了这次相遇。

打开手机,随便上一个电影APP,最热门的就是《摆渡人》了,要找到还真是毫不费力。尽管如此,我还真是挑到了个最差的场次:页面显示,除了空荡荡的前三排,后面的座位全部售罄。

千金难买我乐意。我认命地叹了口气,选了第三排靠中间的位置。此时离电影开始只剩二十分钟,我距离电影院大概六七公里。稀疏的雨星飘落,模糊了手上的手机屏幕。无妨,赶得上。

紧赶慢赶,到达的时候还剩五分钟,这个场次的观众已经进场了,而取票机前的长阵看得我眼前一黑,人算不如天算,得,这下不用着急了。

我一边排队,一边过几秒就看一次时间,恨不能把时针掰停了,挂在那儿,等我把赶不及的时间补齐了才好。

好事多磨。终于进场,大银幕上我一向不待见的各种广告正轮番滚动着扑面而来,此时连广告都忽然间变得笑容可掬起来。这样也好,前戏拉长,正文就可以不必掐头去尾了。

对号入座。等看清楚自己的位置时,我又是两眼一黑。敢情左右都是一对一双,独独把我的空出来,倒真是有些像古时上朝时的君临天下,独坐中央。才不要这样毫无预兆地被人撒狗粮,我使劲咬了咬后槽牙,远远地避了开来,反正前排都是空位,任君挑选。

灯光暗下,我窝进座位里,慢慢沉没进一片黑暗,看着银幕上的图像一帧帧闪过,真的开始过电影了。

我一直对《摆渡人》很有几分期待,不止是因为张嘉佳的原著写得够味道,更是因为有不同时代的众多明星加盟,看点应该很多。但是我忽略了一点,但凡明星扎堆的电影,一般都不太容易出彩,不是人物本身面目平淡,而是群星争奇斗艳,反倒淡化了电影和故事原本的质地。

梁朝伟早已不复英姿勃发的男神模样,脸上的岁月刻痕,倒是很符合为情所伤历经沧桑的酒吧老板身份。金城武、大鹏、杨颖以及配角甲乙丙丁就不细说了,演技都已经不是槽点,浮夸值一个比一个突破天际。

阿桑在那首《叶子》里唱过,“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是的,电影里的每个人都很孤单,尽管故事的发生地设定在最不乏热闹的酒吧,然而再欢闹的夜场,也抵不过内心寒浸入骨的孤单,特别是那种拥有又失去过的孤单。

我是很容易入戏的人,阅读如此,观影亦如是。很容易产生一种代入感,从某一个人物身上找到一个相似的契合点,于是不知今夕何夕,故事毕,音符落,恍然一梦黄粱。

然而,这次的代入感微弱到几乎没有。电影越热闹场景越喧嚣,我反倒越像一个冷静的看客,看着电影里的人物吵闹、离合、伤害又相互抚慰。

那种霓虹闪烁那种纸醉金迷那种醉生梦死,如此的光怪陆离引人颓靡。梁朝伟领衔,演了活脱脱一出夜店入门指南。

梁朝伟饰演的酒吧老板在喜欢的人死后,开了这家摆渡人酒吧,意在渡情场失意的男男女女放下执念,回头是岸。说得好听叫情感释放,说得直白就是心灵鸡汤。而我们明知道鸡汤有毒,还人人前赴后继,甘心情愿。

电影里的小玉和江洁为了马力在酒吧斗酒,斗到了最高级别的“酒吧高尔夫”,九洞。胜负是分了,可最后谁也没赢,谁又能说这样的搏命不是在饮鸩止渴呢?

最后的最后,除了管春和毛毛这对聊作点缀的欢喜冤家,谁也没能和谁在一起。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遗憾恐怕就是,对不起,辜负你。所以,摆渡人,不度己。有些人,大概只合在自己筑起的高墙大宅里度一世。

电影上映后毁誉参半,呈现严重的两极分化,连广电都要约谈豆瓣、猫眼,可见影响有多深广。我还是那句话,热闹是真热闹,不好也是真不好。不要埋怨观众胃口太刁,前提是拿出好作品,才有望堵了悠悠众口。

我想起当初看《摆渡人》原作时的惊艳,“世事如书,我偏爱你这一句,愿做个逗号,待在你脚边。但你有自己的朗读者,而我只是个摆渡人。”

作家也好,编剧、导演也好,至少张嘉佳一直在努力,努力出新,努力改变,努力呈现不一样的自己。毕竟是银幕新人,也不必太过苛责;毕竟众口难调,总有人会得买账。所以,看看也无妨,至少可以去别人的故事里找找遗失许久的自己。

我不是读书人,我只是个书呆子,却也常常以伪文青自居,喜欢这些个文艺至死的调调。唯独酒吧夜店,从未有涉足。

2016年春在丽江古城,错综复杂的街道旁,“我的小宝贝”到处回荡。我一个人在夜色中,穿过人群熙攘,路过大冰的小屋,走过酒吧一条街。无论是安静的慢摇吧还是震天的酒色场,都不曾驻足。我担心有些事一开始就不可收拾,还有就是,不想轻易揭开内心潜藏的阴暗面,更不想,酒后乱性。

就这样,热热闹闹忙忙碌碌中又是一年,所有人都在辞旧迎新。这一年我走到了一个新的位置,也收获了一路丰盛,而前方也还有更美的风景。我放下了一些执念,内心一片安宁,有些话不说也罢。继续谦谦如玉,温润生长,像一个读书人,自己摆渡自己。

“我们都会上岸,阳光万里,路边鲜花开放。”

最近沉迷赵雷的《成都》,这个冲动压不住。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我大概就会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让嫩绿的垂柳亲吻着额头,一直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就算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向往远方,渴望上路,这也是我的新年愿望。下一站,带着情怀远行。

你好,2017

去新的一年,遇见未知的自己,但愿那时的你,是我一直向往的模样。

2017,温润生长,做自己的摆渡人 - 冬冬胆小鬼 - 冬冬胆小鬼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