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冬胆小鬼

冬冬是个胆小鬼,怕风怕雨怕打雷。

 
 
 

日志

 
 

送别陈忠实  

2016-05-05 10:14:17|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忠实走了,走得那么突然,没有给人一点点防备,没有丝毫的征兆,一颗文坛巨星遽然殒落。

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前往河南漯河的高速上,距离西安越来越远,也距离那位老人所在的城越来越远。手机里最初弹出作家陈忠实去世的新闻时,我最初的反应是震惊,继而难以置信,以为这又是一则名人去世的假新闻,就像之前金庸数次被去世一样。所以一直等着媒体发声明澄清,直到看到陕西省作协发出的讣告,才不得不接受这个难以接受的事实,那个面容上布满沟壑,那个总是手不离烟,那个一世笼罩在《白鹿原》光环下的如土地般朴实的老人真的是离开了。

之后就是铺天盖地的的悼念活动、追思文章,裹挟着生者的惋惜与留恋和逝者的身后哀荣。我有时候想,如果先生还在世的话,以他低调朴实的做派,大概并不希望看到这般众星拱月的热闹,和这般大张旗鼓地为他一人而忙。不过,他终究是看不到了,那么,就让我们这些突然间失却主心骨样的人,这样自作主张地再送他走一程吧。

作家贾平凹在《怀念陈忠实》的短文中称他为“关中的正大人物”,其实何止是关中,何止是正大人物,他早已经成为脚下这片广袤土地上的一杆标尺,丈量着芸芸众心和土地上的风物变迁,也早已和脚下的土地融为一色,不分彼此,无法剥离。

陈忠实故去,中国文坛无疑又少了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作家,“众口仍道白鹿原,此间已无陈先生”,从此向来闹闹嚷嚷众声喧哗的文坛大概要清减和寂寥许多。

先生生前几乎称得上最接地气和最民间化的一位作家了,一部《白鹿原》让这位最像农民的作家家喻户晓,人人称道他的平易近人他的和蔼可亲他的提携后辈以及他的毫无名人架子。他的故去如此震动朝野,大概再次牵动了人们的乡愁,也牵出了对那篇原上故事的回想,因此官方和民间都给予了他极好的评价和极高的敬意。

在陈忠实离世的这一周时间里,从众说纷纭的网络、惯会炒作的媒体、善于追逐热点的评论者,到引车卖浆者流、遛鸟逗乐的市井百姓,最近无不道忠实,且听不到什么负面的声音。如此趋向一致的舆论实属罕见,由此足见其人其行其文的魅力所在。

大家都念陈忠实,我想是源自他如土地一般的朴实,如赤子一样的情怀,如大树一般的遒劲,如清泉一样的写作,如和煦春光一般的为人。先生用一生很纯粹地做了一件纯粹的事情,宠辱不惊,乐在写中,而这种干净和纯粹不正是一切求快而蝇营狗苟追名逐利的我们所缺少的吗?

先生如同一面明镜,他仿若看透世事的眼睛,齐齐照彻了我们因装填太多而拥塞已久的内心,所以为他的离去而悲而痛而伤怀而失落,这世间大概再不会有他这样一位散发着泥土芬芳的长者、老人和作家了。

55是陈忠实的遗体告别式,很多人都会去见他最后一面,而回到西安后的我也再次和先生身处同一座城。我们之前没有过交集,我只是《白鹿原》万千读者中的普通一员,之后更不再会有,但先生的书写却实实在一个时期丰盈了我少年的心。不能去送先生最后一程,也不遗憾,他已经在寻找属于自己句子的过程中站立在喜欢他的读者心中。

借用陕西省作协的那幅挽联:耿耿忠心披肝沥胆 一世不变赤子梦,绵绵实意 撼天动地 千秋犹唱白鹿原。

文学依然神圣,存在于信仰文学的每个人心中。

先生千古。

送别陈忠实 - 冬冬胆小鬼 - 冬冬胆小鬼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