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冬胆小鬼

冬冬是个胆小鬼,怕风怕雨怕打雷。

 
 
 

日志

 
 

2013.1.4 挥别2012旧时光,拥抱2013  

2013-01-04 16:33:54|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就这样遽然远走,带着玛雅人不靠谱的预言,带着微博广场的喧哗,也带着《泰囧》一路飙高的票房。对普通人来说,最要紧不过柴米油盐,最挂怀莫过平淡流年,少有人走的路还是留给人物大V,寻常百姓依旧安度时光。我裹挟在千千万万挤向2013的人潮中,带着尚未醒觉的惺忪,懵然跨过年槛儿,一脚踏进2013这一年全新旅程的起点。

今年的跨年总结来得比往年稍微晚些,因为元旦假期的提前,也因为些不知所谓的忙碌。堆积成山的新闻稿件、一整本的学报、日常节目制作,还有新春贺年特别节目,以及案头堆积落满灰尘却总来不及翻开的书,都在无声地控诉着我生活的混乱和不善安排时间的事实。但再多说辞也不过是推脱责任的借口,该总结的总结,该展望的展望,既是鉴往知来,也算是给每一个时期的自己一个不同往常的交待。

回想过去的一年,对我来说应该算是比较重要的一个节点了。顺利地读完研究生毕业,又不带过渡地迅速进入另一所大学,开始了亦师亦生的后大学时代,并且完全没有丝毫成为社会人的自觉,依然在学校给我提供的一座城里,自在度日,不问世事。却也不得不因为毕业和相处数年的同学朋友和姐妹分离,幸而还有三两个仍在身边且时时得见,不然真不知道该如何熬过别后岁月。

2012是我毕业后的第一年,却并未如想象中那样一身轻松背着包带着相机和日记到处游走流浪或者旅行。还是因为太过在乎,在乎我自以为已经把握十足的理想,考博未竟的确给了我不小的打击,虽然在其后的忙碌中迅速地恢复过来,但毕竟躲不过那一段受挫的历史。只能寄希望于下一次,平整好土地,播下新的火种,剩下的交给时间来完成。不求多么宏大的追求,只求用心付出和光阴流逝使我心安,而不必在回首往事的时候空留余恨。

即便如此,也还是去了很多地方,工作后第一次和电视台赴泾阳追访国学大师,清明的时候和小龙一起跑去汉中看油菜花,大师兄结婚的时候和敏敏一起去兰州看黄河边的中国风情,端午节的时候和小龙一起徒步壹佰壹拾六华里穿越夜长安,国庆的时候还重回一次世博园,比起以往,到过的地方不算远,但心境又是截然不同了。好在我并不是沉溺在过去不能自拔的人,过往的欢乐忧伤,聚散离分所造成的裂痕终究在时间面前被日渐抚平,生活还是要继续。

2013。元旦假期。

我和娇娇重聚,看她一如既往欢乐的笑脸,毫不客气地蹭她男朋友的饭,在那几天西安最明媚的冬日阳光下散步,一起说起远方的友人,也有感慨,却并不见轻愁。虽然中间隔了那么多的时光,但我们就跟从不曾分离一样。并相约等我放寒假的时候就坐着火车去杨凌,和她一起过腊八,理由只是我没坐过那么短途的火车。

在元旦前夜和博士、牛妞、敏敏聚在一起吃“年夜饭”,然后看着欢乐的《泰囧》跨年。当手机上的纪年尾数由“2”变作“3”,当我把去年的台历翻完最后一页收起,当我收到西面八方而来的新年祝福时,我知道,新一页的日历要掀开了,新的一年要开始了。

新一年的第一天,是和乐乐,和千里迢迢不远万里从包头来的帅帅一起度过的。我们今年一前一后同时毕业,到现在也有小半年没见了,再见面依然如故,仿佛就在昨天还坐在大学校园的某个犄角旮旯里斗地主,那带着余温的纸牌还留在原地等着我们继续开局一般。

很多人很多往事不去刻意碰触,并不代表忘记,就像千里万里的距离也割不断相思一样。真心很喜欢跟他们没个正形地一起折腾,调侃帅帅可爱的陕北普通话,看乐乐装文艺的同时不忘打击帅帅,譬如过去种种共同走过的闪亮而又明媚的日子,佐以更新的状态,意味绵密悠长,不忍终章。

帅帅的假期统共也就五天,在西安已经盘桓多半,在我们见面的当天晚上就要坐火车走人。(!@#¥%&*中间各种劝说、挽留、阻挠以及不让走人的过程太过复杂,此处略去800字□□□□□□)后来是和他的陕北兄弟们喝酒去了,再加上一个乐乐,几个人喝酒跟喝自来水似的,不知道是要溺死忧伤失落离愁别绪还是仅仅为了新年的欢聚。

帅帅是晚上十一点半的火车,都十点半了还被他们家老二、老六、老七拖着不放。我虽然也舍不得他走,但该来的离别怎么挽留都无可避免,少不得和乐乐一起掩护他连夜逃脱。然后三个人在西安深冬的夜晚,在树影斑驳的昏黄路灯下,在建大附近车已经不多的马路上各自背包狂奔,看帅帅跑到马路中间大着舌头招手叫“Tax”,和乐乐一起弯腰大笑。这样美好的时光,是我从前从未想象过的恣肆、畅意、放纵和痛快。

晚上十一点一刻,送帅帅到火车站进站,又是好一阵依依不舍地道别又道别,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见。夜已深浓,我和乐乐也各自散去,他们的嬉笑怒骂依旧那么清晰地兀自停留耳畔,久久不散。

我前进在古城半夜的大街上,街灯光落在脸上有些明暗不定,想着帅帅的离开和乐乐的低落,原本雀跃的心情也一下子安静地合起双翅,刹那沉静,像我匆促间发出的那一条状态,此事半关离别,无关风月,只能心存美好祝愿,愿大家2013一切安好,好梦得圆。

触景生情,想起喜欢的那两首歌,《永远的兄弟》和《我的好兄弟》,不用说彼时彼刻真的很煽情,但除此无以表达起伏的心潮,“朋友的情谊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日子我们一定要记得,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帅帅和乐乐大约也是如此,愿此情永在,新的一年,兄弟们带着满满的正能量一起加油。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是谁,不求有好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费尽唇舌亦枉然。此刻,那么庆幸我最初的选择,让我可以在西安遇见你,和你们。

2013新的一年就在这样的曲折中轰轰烈烈地开局了,岁月不饶人。2013,我要准备向人生的三十大关迈进了,再怎么心态年轻狠刷绿漆,终是躲不过岁月这把刻刀,任它在身上肆意刻下圈圈年轮和时光流逝的痕迹。当以每天的自诩聊以安慰日渐坚硬的心灵,只要没过三十,我还依然正青春,就算到了三十岁,还是可以装青春。我不会再被过去的种种束缚,和成为历史的昨天轻轻说再见,2013,我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