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冬胆小鬼

冬冬是个胆小鬼,怕风怕雨怕打雷。

 
 
 

日志

 
 

歌声里的记忆·2——晚秋  

2012-09-06 15:30:03|  分类: 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汤唯主演的那部电影,而是毛宁当年唱过的一首歌,不知道怎么就记住了,像极了我乏善可陈的初中时代。关于青春的记忆到了初中好像完全脱节了一般,自动过滤,直接跳到了高中,尽管如此,在那个青黄不接的时候还是留下了断断续续的印迹。

我是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小学里走出去的,然而到了那个网罗了全镇最优秀学生的尖子班里,堪堪只擦了个尾。过去这么多年我依然很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入校成绩:163分,名次:28。成绩平平,也没什么突出的地方,不吵不闹,不声不响,不打架不惹事,同学不关注,老师不在意,总是窝在自己的座位上安安静静地看书,这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我的视力急剧下降并早早地在班里引领戴眼镜的风尚。对于陌生的环境,我一直都需要一个漫长的适应过渡期,而况1999年的秋天,12岁的我第一次离开家那么远独自生活,一切都是未知的,懵懂中就在没有一张熟悉面孔的学校里开始了一场关键词为“学习”的三年长跑。

我初一的时候真是乖到不显山不露水,住四五十个人一起的大集体宿舍,每周末回家一次,星期天晚上回学校,早早地坐在教室写作业、看书,等着教室里逐渐变得人声鼎沸,开始新一周的重复。这个时期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开始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这得感谢我们的语文老师。这原本是我们每天必做的一项作业,由班里的学习班长定期检查,在规定的日期后用红笔“朱批”一个歪歪扭扭的“阅”字。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一般都会拖上好几天然后在不得不交的时候匆匆地一下子补齐,有时候是些无关痛痒的流水账,有时候干脆就是从某本作文书上抄来的片段,反正又不会有人仔细去看,凑数而已。

第一本日记很快写完了,语文老师在班上公开宣读我的日记,其实没有人知道那其实只是一本小学的时候练字用的方格本,写满一页也就一百多个字吧,薄薄的一本,一个月不到也就写满了。那时候也没有什么个人隐私的意识,你读就读了吧,与我何干?后来我们的语文老师换人之后,我还是习惯于写日记,很多不想说的话很多受委屈的时候很多不想外露的情绪都习惯性地用笔倾诉,谁知道这个习惯就这样一直保留到了现在。而当初无意识迫我养成这个习惯的温文的语文老师却也看破红尘飘然出家了,有时候真的不由得人不感慨世事无常,有些人或许一个转身的距离就再也不是原来的模样了。

初一快上完一半的时候从安阳师院来了个实习老师,不过除了她特别爱跟我们玩儿之外,对我来说几乎没什么影响,因为她除了上课剩下的时间全去逗一个被他称为“小老鼠”的男生了,而那位男生后来也有幸担任我们班的卫生班长,因经常带着一群小男生小女生扛着扫帚去扫厕所而被冠以“厕所所长”的美誉。而我就在文文气气中度过了一整年的时间,只是已经记不起什么原因了,在学年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我居然挂上了“三道杠”,那个臂章至今还躺在我家的抽屉里,孤独地记录着一段早已被我忘却的纪念。

初二的时候班委换届选举,我真不知道当时哪根筋没有搭对,居然冲上讲台去竞选班长,而更让我大跌眼镜的是结果居然就真的被选上了。然后就从默默无闻的低调小人物一飞冲天成了“威风凛凛”的大班长,而且因为初三的班主任实在懒得换人,我直接连任到了初中毕业,从此踏上了被老师使唤被同学攻击的不归路。现在回头想想,那时候的班长真的更像一个受气包,上下课的时候要喊“起立”,大扫除的时候要干累活脏活,同学闹矛盾的时候要当好人民的调解员,老师不在的自习课又要充当班级秩序维护员,办黑板报的时候还要当好主笔们的搬运工,更要命的是成绩还不能太差,不然会被人无情地嘲讽将起到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模范带头”作用,也难怪后来毕业的时候有调皮的男生在写给我的毕业留言中第一句就是“感谢你当了我们二班这么多年的守门员”。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换了新的语文老师,是一个快到退休年龄的老夫子,一看就是经过了岁月打磨锤炼浑身上下都是学问的瘦瘦的老先生,我私下里总觉得他有古时候私塾先生的范儿。每次上课同学们起立问候的时候,老先生总是回以90度的一鞠躬,雷打不动,然后慢慢踱到讲桌后面打开课本,戴上厚厚的老花镜,透过镜片看课本,而深邃的目光则会从眼镜上方直直地扫射一遍全班同学,不怒自威。时至今日我还记得老先生娓娓的讲述,文言文讲得尤其好,他讲《岳阳楼记》,讲《出师表》,讲《捕蛇者说》,讲《黄生借书说》,即便是要背诵全篇的古文在他的讲述下也会化腐朽为神奇,变得极容易记忆。他讲课的时候特别喜欢引用名言名句,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时记满了整个书本页眉页脚的名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常常是这样,开头的时候灿烂,结束的时候却难以辉煌,”“一时的快乐带来的将是难以吞咽的苦果”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我后来上高中后没事的时候常常念叨一些喜欢的古诗词,想来跟这时候的发蒙是不无关系的吧?

从初一读到初三,我们的教室也依次从三楼、二楼进而搬到了一楼,寝室也紧跟着换了又换。而学校尖子班的学生也一再调整,走了很多人又换来一些人,语文老师还是那个语文老师,只是不再担任班主任一职,数学老师成了新的班主任。

一上初三,每个人仿佛突然之间都长大了,卯着劲地学习,一心要考更好的高中。其实当初小学毕业读初中于我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就像九岁过完过十岁一样,根本无需考虑一个为什么的问题,就是毫无目的地因为喜欢学习而学习,但这个时候突然发现还有一个目的性,于是就不得不开始考虑后续的奋斗问题了。我的初中时代,基本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到第三年的时候更是只剩了“学习学习再学习”,一座名叫“中考”的大山稳稳地压住了所有人的阵脚,更何况班里忽然多出来许多复读生,更是让我们压力倍增,眼中真的除了匆匆奔向教室的身影再没有别的风景。那时候中考还有体育成绩,所以早起集体跑操,晚上除了固定的自习课一定会捱到有人到教室驱赶我们回去睡觉,正应了那句“三更灯火五更鸡”,早晚两头见星星。一直到很久之后的之后,我才知道其实那时候我自以为是的认真刻苦真的根本不算什么,班里有几个特别好学刻苦的女生每天在别人都睡着之后又悄悄地起来看书学习,那种劲头真是让我听了惭愧赧颜。更让我愧疚的一件事是,我的床铺在集体宿舍靠近门口的位置,所以回来晚的人都是我起身给她们开门,可是有一次实在太晚我睡得又沉居然没有听到外面的敲门声,害她们在教室待了一整晚,这也是我的初中少数几件让我铭刻在心的事,要是有机会,真的想对她们说一声抱歉,可是,我们分开至今也有十年不见了。

初三的时候我在班里的成绩不是最好的,可是却拥有着班主任无条件的偏爱,他给了我所有的信任和很大的期望。初三的学生几乎是没有星期天可言的,只有一周接一周不间断的学习,有时候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会有很多人跑来跟我说去跟班主任申请休息一天吧,再不让回家就会没钱吃饭饿肚子了。我就很小心翼翼地跟班主任提一句,没想到就换来意想不到的效果,休息一天或一个晚上。那时候班里集体订阅的《中学生阅读》、《中学生数理化》他都会给我留一本叮嘱我好好学习上面的解题思路和方法,并给了我一个可以在中考时加分的“三好学生”的称号,即便如此,我还是没能考上老师、父亲和我自己都希望能够考上的市一中,五分之差,造就了一条完全不一样的道路,我还是让他们失望了。

初三生活中唯一的乐趣恐怕就是所谓的“音乐课”了,我们都盼着那一周唯一的一节课可以换换气氛调节一下,所以总是胆战心惊地期待着老师不要到时候以一句“这节音乐课不上了,改成自习。”好在,老师们也不总是让我们失望的,于是也就能规律地一周换一次口味,由会唱歌的同学教大家唱歌,那时候已经不完全是红歌了,而更多的是一些流行歌曲,像《把根留住》、《千纸鹤》、《我想我是海》等等,我实在是音乐细胞有限,记不住词也记不住调,因此往往就在集体的大混唱之中哼哼唧唧几句,从来不在大家面前献宝。但是有一次一个特别爱跟我对着干的男生就怂恿很多同学一起起哄,非要我唱一首不行。记得我们前一节课刚学完毛宁的那首《晚秋》,我也就没跟他们多费什么口舌,直接拿事实说话,“在这个陪着枫叶飘零的晚秋,才知道你不是我一生的所有……”只一句,既奠定了我以后唱歌找不着调的基础,也让那帮起哄的人再不敢让我当众唱歌了,恐怕是怕要了众人的命吧,现在想想其实真的很解气。这首歌也就以这样的出场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中,所以我才会把它作为初中时代的标志一直存留至今,以志纪念我那不堪回首的少年岁月。

初中三年,不能说什么都没有留下,而只能说因为时间久远,许多事情已经逐渐淡忘,很多彼时以为会记住一辈子的面孔也渐渐变得模糊,甚至连一张以供回忆的毕业照都没留下,就这样各自奔散在天涯。

我想,时隔多年,我依然会记得那时候的很多事情,比如每周一早晨父亲骑着自行车送我去乘车的情景,比如那时候简陋的食堂和用粮票换馒头的岁月,比如1999年经历的建国五十周年大阅兵和澳门回归祖国两大盛世,比如2000年我们由关注悉尼奥运会开始萌生的一点公共意识,比如我们跨步迈向新世纪的骄傲,比如中考前的六月蓝卡冲刺卷,比如每天傍晚搬着凳子坐在校园大杨树下苦记历史人物和年代却被鸟粪砸到的日子,比如那些年我们追过的电视剧《流星花园》、《情深深雨蒙蒙》和《金粉世家》,还有在学校经常找不痛快的同学,有苦有甜,有欢笑有眼泪,但,都统统化作了一声轻叹,一段回忆,再深重的过往也敌不过流年,在岁月的长河中,我只能感叹一句,不过如此呵。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