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冬胆小鬼

冬冬是个胆小鬼,怕风怕雨怕打雷。

 
 
 

日志

 
 

我爱的那些绰号和昵称们  

2010-04-09 23:59:01|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4月9日   星期五   多云

上午凉得想穿棉衣,下午暖得想穿短袖,明显的阴晴不定,忽冷忽热,反常得让人惊异。即便如此,这么一天还是在迷迷糊糊中过去了。

没课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值得关心了,我一头扎进自习室,不论晨昏。

江贤洋他们班在云餐楼下搞了个跟垃圾分类有关的行为艺术,我闻讯过去围观,顺便帮他们拍些照片。这些才是我的兴趣爱好,和那些不会说话但胜过千言万语的图片文字打交道比对着一帮子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和侍弄花花草草要自在多了。我这人天生这样,假如做事可以打到九十分的话,那做人顶多比负分好一点,我实在是疲于应付人事,懒得理会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90后的想法就是和我们不一样,且不论形式和效果怎么样,关键是敢想敢做,那一个个鲜亮的想法就闪耀得逼人眼。他们把垃圾往身上一披挂就胜得过鲜衣怒马,以各异的神态在地上来回走几趟绝对堪比专业的T台秀,让旁人看来大开眼界的同时,他们自己也乐在其中。这就是江贤洋班级的垃圾分类狂欢Party。那些朝气蓬勃充满激情的后起之秀们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的当年,他们让我感到欣喜和感动,不时会心微笑,不时地默默记录下他们的成长和我们的成熟。这是值得每个人沉思和回味的一页,至少,以在场者的身份来看,我不愿忘记。

江贤洋绝对是个有头脑有主见的孩子,这一次活动足以让那个在我脑子里盘旋已久的称呼呱呱落地:贤弟。一语双关,既有他的名字在内,又暗含了聪明灵秀贤达的意蕴,或许还掺杂了些微江湖习气。但,点到了就好,听者足可以信马由缰地驰骋想象。

我有给熟悉的人起绰号和昵称的嗜好,那不仅仅是代笔着一种亲近,更有几分爱怜和喜欢在里面。一般年龄比我小的我会从他们的名字中取其中的一个字,前面冠以“小”字,比如小越、小凡、小弟、小祥子、小青青,大曹是个例外,那纯粹是为了和小曹加以区分的饥不择食。

也有根据外形特征来取名儿的,像可爱的多啦A梦、到处都圆的脸圆圆、四处拉风的良仔、很豪迈的牛F(H)ashion、总是睡不醒的曾包子等等,甚至还有压根儿就不着调但也是让我信手拈来的90后、大智慧的大块头、熊伟家的亲爱的、Old  Horse和Old  Five之类,每每想起来都让我为自己的有才沾沾自喜。

当然,身边的闺蜜们更是难逃最近迷上“毁”人不倦的我的“魔爪”,每个人都不止能得一个,往往像得了一串什么了不得的荣誉称号似的挂在一起。俞泉一个人就独得俞大头、俞二蜗(瓜)牛、俞菜花、俞菜菜、Fish  Vegetable等五个学贯中西的亲切称谓,花、Flowers、翠花、Green  Flower,别误以为这是四个人,这也是合四为一的同一个人,我家的花子。俞大头、牛F(H)ashion、小明、田露因为嗓门儿倍儿亮又分住对门,便很荣幸地被我合称为“楼道四大女高音”。小梦灿、艳分别被我冠以Little  Dream  Sunshine、Colorful的称谓之后,我便也入乡随俗随大流地给自己起了个英文名:Double  East。真是爱煞了dongdong这个名字,感谢老爹赐我以这千载难逢千年不遇的好姓才让我这平凡的名字叫得这么响亮。

也还有一些人的名字是三个字的,我基本上会把第一个字扔掉,就跟人家没有过姓一样,嘉乐和总正那纯粹是叫顺口了。小航、小林、小明、小红,不是我以小欺大,实在是他们爹妈起名儿的时候不慎都不约而同地用了一个惯常的“小”字。哦,口误口误,“小红”纯属以讹传讹的个人杜撰,人家大名叫鸿鹏,是个很爷们儿的纯爷们儿,只不过那一屋子的“小”给我叫顺嘴了。有的人真名儿听起来也真绰号差不多,像吉祥、凌珑、紫薇、明明、畅阳、朱晶,也由不得你不叫,于是我每次都跟复读机卡带一样连读两遍,让人误以为我一见他们就冲动,其实是没得绰号可起的一种憋闷,只好喊叫着以示抗议了。

还有一些人的属于专属称呼,比如靓妹、小卷儿姐姐、进叔叔、小丁克思、耗子、荣荣、姣姣、陈好人、猴子、个修哦、大嘴、红孩儿、毛毛、侯三子一类的,这就纯属个人独家所有,不足为外人道也。

其实大学班里有些同学的称呼虽叫绰号但真是颇得人心,我们熟悉的有梳子、阿翟、荀apple、菠菜、老乡、虎子、小鱼、糖糖、唐师傅、娟儿等等。现在的大师兄、二师兄则更是跟自家人一样,让我每叫一次都忍不住想热泪盈眶,好像出来闯荡江湖就全靠这两位师兄撑腰罩着才不挨刀一样。

说我侵犯姓名权也好,说我搞怪也罢,但这的确是一种在姓名文化中发现的莫大乐趣,每一个都有鼻子有眼。不服?不服那就对号入座试试!

所有的名字都饱含着我一片深情,假如你用力地读三遍,一定会发现那里面潜藏的奥秘。

补记:印象中比较深刻也比较好玩儿的QQ昵称有骑蚂蚁闯红灯——这位QQ号就比我早一位,冲这我把人加为了好友,还不知道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呢。结果往左边一瞅,得,一位叫骑毛驴看世界的主出现了,更邪乎的是跟在他后面的“漫步在云端”,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去城里修笔记本,结果就修到那个QQ群里了,那里有个哥们儿的昵称是初吻给了烟,我一想,到也贴切,估计还是根没主的草,只能抽烟解愁了。

数了数,我大约加了十七八九个QQ群,看到的名字那真叫五花八门,不过细细回味当真乐趣多多。比如祥子没骆驼,这名字就起得比较文艺腔,让人一看就想到初中课本里的《在烈日和暴雨下》了。不过叫孤莲自赏就比较庸常了,数猫数星星还有那么一点小资小闲的味道,跳水的狼不知道是不是刚从动物园私奔出来,吃狼的小羊就纯属异想天开了。比较不知所云的是什么半瓶儿神仙醋、没结束、狂想皮皮猴、地球邻居等等。

这网络的世界就是精彩,不看不知道,一看就大笑,其实,现实中的人名远比这文雅、精彩,像上面提到的吉祥、凌珑,听着多吉利多喜庆,其他的且听我慢慢道来。

大一的时候加了一个社团,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名叫朱者赤的男生,虽然他的面目已经慢慢模糊,但这名字历久弥新。那时候隔壁学院有一个叫云出岫的男生,和我们一起上英语课,声音浑厚很好听。结果那个暑假帮老师改卷子的时候就碰到了一个让我们几个终身难忘的名字:朱考研,看来人家的父母在他出生之初就已经预料到未来的考研之难所以才以此命名提前破解了,直到后来,我认识了教我弹吉他的师傅,他叫朱成绩。其实之前也有碰到让人比较无语的名字,宇文数学,也是改卷子时候偶遇的,当时看得我目瞪口呆,相较之下,钱程、山冲这类的名字就顿时黯然失色了。上次丁老师讲课,讲到一篇论文的时候,发现那作者居然叫丛中笑,于是乎眼前立马出现了一片花海。看看这些姓名所蕴含的意味吧,那真是余音袅袅,绕梁三日而不绝呀,你不服都不行。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